本篇文章1100字,讀完約3分鐘

image.png

 

作者:公子建,本名馬建,四川內江人,文學碩士,中國電力作家協會會員,80后青年作家。

在古代,閨怨詩主要抒寫民間棄婦和思婦(包括征婦、商婦、游子婦等)的憂傷,或者少女懷春、思念情人等情感。古代閨怨詩雖然以描寫女性情懷為主,但其作者卻多為男性,原因大致有三:


其一,中國古代盛行“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觀念,古代女子能獲得讀書機會的本來就少,且受封建主義壓迫,能著詩傳世的自然少之又少。


其二,中國古代男性文人對“宮怨”“閨怨”“春宮”“春怨”等等題材情有獨鐘,往往是因為他們與那些怨郁的女子具有同質的情懷,比如有濟世之心、無縛雞之力的無力感。


其三,在科舉時代,甚至這之前,學子士人常有懷才不遇之思,這種憂思與女子等不到、遇不到良人的情感大致相同,所以他們對女子的哀怨情感同病相憐、感懷至深,并不忌諱用自己的詩詞文章大加傾訴。


在古代,“閨怨”是最常見的文學創作題材之一,閨怨詩在歷代文人筆下堪稱汗牛充棟。今時今日,再談閨怨詩,其思想、內容乃至形式與古代相比必然會大有不同,但是我們也要看到,在今天,閨怨詩生存的土壤卻變得更加深厚。例如,現代社會交通便捷,人們實現了大范圍內的流動,因為種種原因產生的離別就更加頻繁。外出務工、出差、旅游、探親、經商、參軍、開會、赴考、留學……一方不見,另一方自然思戀,此乃人之常情,古且如此,今時更甚。


話說回來,今天異地戀中女性對男友(丈夫)的相思,宅女對愛情的渴望,哪一般不及古人情懷來得深厚?


現在發起“新閨怨詩”寫作,并不是要趨迂抱腐,而是在明晰其生存土壤之豐厚下,進行一次饒有趣味的嘗試。在新閨怨詩創作過程中,除了男性作者參與外,廣大女性也大可徜徉于這片文藝的天空。


所謂新閨怨詩,仍免不了涉及“懷春”“失戀”“異地戀”“單相思”“早戀”“離別”“團圓”等等題材,但在思想、內容和意境上應該作出新的解讀。一方面,作者不能片面強調題中的“怨”字,書寫千篇一律的“離怨憂思”;另一方面,讀者也不應當把喜歡寫作“新閨怨詩”的人簡單當做是“癡男”“怨女”,甚至“怨婦”,而應更為看重其中自然情感的表達。就拿“懷春”一題來說,“哪個少男不多情,哪個少女不懷春”,古且如此,今天更要正確地對待。

新閨怨詩在形式上可采用古體詩詞的形式,也可以是新詩的形式,由寫作者自由選擇;在內容上,主張多選取新的意象,即現代社會中的意象,倡導寫出新意;在格律上,需保持詩歌的基本特征,但用韻、平仄的要求可以放寬,這樣才能讓更多的人嘗試甚至投身新閨怨詩的寫作。

最后,附上兩首“新閨怨詩”習作,文辭淺薄,見笑于大方之家。

新閨怨其一

戶臨東街汽笛喧,美人妝成鎖朱顏。

電波頻頻傳舊信,李郎遲遲誤新年。

新閨怨 其二

無情網困有情人,小園花落恨冬深。

視頻識得郎君面,明眸三更帶淚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