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6278字,讀完約16分鐘

大地之靜(詩三首)

野牛

(劉昌先)

之一:村靜

晨曦尚未在東邊的山頭泛白,

雞鳴此起彼伏;

日光在麻麻黑中愈來愈清晰,

丘陵、稻場、田地、小路、后山的松林

一派晨新;

第一縷陽光射在迎面高處,

背面低地仍暗影陰冷;

喜鵲時翔高枝輕快地叫喳喳,

早起的農人已在地頭田間忙碌。

昨夜滿天星光,

萬星繁深;

水塘幽沉,

溝渠流水潾潾響動。

之二:國靜

陽光從東邊照向西邊,

低處照向高處,

海平面照向崇山峻嶺,

縱闊幾千公里:

江河湖泊,

山川田疇,

城市人家,

飛鳥走獸。

江河在峰巒間奔騰,

湖泊在高原燦如明珠,

河流在平原輕若柔紗。

生存從中國的遠古延伸到中國的今天。

中華民族的國度在晨光中

身姿展露,

綽約萬千。

之三:球靜

日出月移,

大渺高闊,

太空浩渺。

一枚球的存在

也小,

一枚球的遠行

也促。

也海闊天空,

萬物生息。

天外飛來的一只麻鷹

已長久地勞頓在天地間。

從殺戮中誕生的麻鷹

不愿再逢著那殺戮。

2004-2-27至2017-9-1

大地之靜

一個中國人的地球詩語

黃野(劉昌先)

大地之靜·詩三首簡述

《大地之靜·詩三首》創作于2004-2-27至2017-9-1,其間相隔13年之久。從構思到行文,潛在于意識、思維、生存之中,累年積月。多是在無意識、超意識、非意識中不自覺地完構著,吸納著更多生命自身的思慮及覺悟。及脫稿(電腦打字),僅僅小詩三首,但其涵蓋的思維、思想、情感主題,時間空間范疇,遠環境、遠物象、隱物象的存在性關切,等等,幾近大詩、史詩之博大難!《大地之靜·詩三首》分別是:之一:村靜;之二:國靜;之三:球靜。

之一:村靜。村靜,13行,118字(含標題),主要物事29例。物事指實物、虛物、事情、發生著的各類對象等,主要是名詞、代詞、行為詞等,形容詞、關聯詞、定語、補語等則多不占其主。以此詩為例,如:晨曦、山頭、雞鳴、日光、在麻麻黑中、丘陵、稻場、田地、小路、后山的松林、迎面高處、背面低地、暗影陰冷、喜鵲、叫喳喳、農人、地頭、田間忙碌等等都是。自然村是農耕社會最基礎的細胞,比城市、碼頭、城鎮、集市等更廣布鄉里,支撐著農耕文明的古遠存在。自然村多為同姓或雜姓,宗族代傳,香火千萬年。江南的自然村多是背山面塘,四圍旱地田疇阡陌。村靜選擇自然村這個人們爛熟于心的農事物象描摹,很容易引發人的鄉土情結,幾千年洗練的物象,眼熟心熱,感情沉深!因之言雖白描,義情豐沛。自然村雖小,農事仍繁雜。村靜更只截選了光陰之一瞬間:晨亮早耕一節。結句倒敘深夜繁星,溝水潾潾,更加深了晨靜的深度和由來。選擇自然村描述、勾勒是大有深意的:中國文明幾千年,依靠它,維持了自然生態的平衡、再生、不斷繁衍。工業侵略,破壞了這個文明的基礎、結構和現狀。后進的中國大力工業化、現代化、城市化、城鎮化、數碼化,耕地、山水、湖泊、森林、動植物嚴重被侵害、絕滅,自我養育的中國,開始依靠進口食糧!農村人口青壯者女性者流入城市、城鎮,老幼者停耕住守。農民不種地了,反而有政策補貼!這種市場性、政策性投機,后患無窮!如果外國市場糧供不暢,提高價格、降低質量、轉基因,怎么辦?!這絕不是杞人憂天,《村靜》在優美的懷舊審美背后,深深地憂慮!

之二:國靜。國靜,15行,111字(含標題),主要物事32例。中國傳統文化就是家國文化(屋中有財物,稱著家。把一個區域圍起來,稱著國。繁體字:國,就是這個意思。圍起來的:或,就是國。這里的 “或”是本字,就是域),寫完家自然要寫國,國靜。中國北(含東北、西北)高南(含西南、東南)低,高原、平原、丘陵、入海洲涂。江河湖泊,崇山峻嶺。中國文明起源于黃河、漢水、渭水、長江,內陸廣闊,物產豐富,人煙毗鄰。加以農耕文明的特點,守土為安,望海步止。因而中國文明多以內陸文化稱著。其實中國北東南三面環海,典型的海洋性國家。比之荷蘭、西班牙、英倫三島并不缺少海洋平面!尤其在工業主義全球化的時代,海洋的全球性戰略地位和價值日益突出并極其地重要,中國文明浴海而生,勢在必行!中國海洋大國的地緣性正在日升!海是另一種平面——水平面,水平面是地平面的更大更遼闊延伸。只有贏得了水平面生存的國家、地區和民族才談得上全球性、全球化,才可能擁有未來。中國文明必旭日英姿,臨海馭風,捭闔地球。國靜表達著一個當下中國人的世界性期待?!秶o》的潛在思想主題是中國的海洋性存在。一個內陸型的文明能否海洋蛻變,成為海洋大國、海洋型大國,值得深思,必須深思!如果上千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山河不是自封,而是出擊海洋、占有海洋的內陸縱深、戰略縱深,哪,負面旋即成為正面,劣勢旋即成為強勢!這正是《國靜》的未來期待和自恃。

之三:球靜。球靜,13行,77字(含標題),主要物事14例。工業化、現代化、高科技、城市化、信息化、高空衛星、航天飛機催生的小地球觀,導致人類宇宙意識的普遍化。無論是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落后國家或地區的人們,胸中仰望星空的空幻,開始蒙上星空、星云、黑洞、暗物質的實情、渺空。從地球上的任何地方都可以仰望星空,所有的地球人都會產生宇宙情結。一個中國人的宇宙夢從東方的地面上開始!面對國家割據,主權自私的地球人類,球靜表達了對歷史戰爭的厭惡和對未來戰爭的憂慮!作者使用麻鷹這個隱喻物試圖繞開國家現實政治的尷尬。在邈邈朦朦的星云里,一枚凄涼的球,哪怕它被稱著地球,也只是兀自旋轉著,漂浮著,不能左右自己的步履。地球尚且如此,在它身上爬行的動物,又能尿起多高的塵頭呢?!瀟灑是一回事,現實是另一回事!當年海盜越海搶掠,不可謂不棋高一著!工業革命產生的武器、軍事、戰爭新方式,決定西方全球侵略(殖民)大勝!像大西洋邊的小國荷蘭、西班牙,都能在世界上橫行。如果再出現高于眼下世界水準的全新武器、軍事、戰爭方式和理念——太空高度、太空能力,就可能是這種新的決定力!哪,第三次世界大戰、第四次世界大戰會怎樣地出人不意地發生呢?!《球靜》憂慮這種可能性、未來性!

噪與靜:何者為生存的本相

或曰:現代化、城市化、信息化,人們在極快節奏的生活中生命充滿動感動態,為什么不寫動態之美的“大地之動”,卻選擇類似古典之美的“大地之靜”?!這是一個沒有深入事物的問題,深入事物就會發現:萬事萬物都沒有絕對的動,也沒有絕對的靜,只是相對的動,相對的靜。因此,動中包含著靜,靜中包含著動。也因此“大地之靜”就是“大地之動”,“大地之動”也是“大地之靜”。事物富含能量、氣場、得勢時,往往以“動態”顯現,移動、變化、爆裂、爆炸、暴動等;事物釋放能量、氣場消逝、失勢時,往往顯現出“靜態”,不動、不變、韜光養晦、吸納、以柔致人等。但這些都是表象,實相則是動極而靜,靜極而動。最大的動(如:爆炸、暴動)也未脫離靜,事物、生命、非生命呈現出它們的樣子、樣態時,就是靜,沒有這靜,事物、生命、非生命就沒有它的樣子、樣態。反過來,無論怎樣靜也不是肉眼看到的那樣,動一直在靜態靜止中進行,動靜是一體的,或說靜動是一體的。比如:不動的天,天一刻也沒有靜止,它一直在運行。又如:月夜之靜,月夜并不靜,蟲兒在低吟,流水未失聲,沉睡的人也有冒著鼾聲的。又如:火山噴發,每一次的劇烈噴發都以靜態之美示人。這是生命的本相,也是世界的實相,也是事物的辯證法。如此認識,事物、生命即使達到靈靜、虛靜、暗物質之靜的份上,也不過是繁相中的自在罷了。

人局限于小我小范圍,生命有限,無法認識更博大的事物,無法感知更博大的時空!因此會產生終極、彼岸之類的誤覺,以為有一個最高的終點或絕對的死寂。因而將無限有限化,將相對絕對化。將同一性割裂為二。也割裂了動與靜,靜與動的相對性。

當然這是從哲學、本體論上說的,從文學、美學、審美方面來看,作者也是有考慮的。從靜的角度看待生命才有整體性,才有大眼光,生命才不會淹沒在瑣碎中情同螻蟻蟲豸。從個人的角度來看,作者也不認為追求市場效率效益的快節奏就比農耕文明的慢節奏好,就很優越!相反,看重情智、頭腦、品質的自然性慢節奏生活對時下的工業頑癥倒是一副良藥、一種正本清源!當然,人在不同的環境里,本著不同的出發點和立場,對事物必然持有不同的態度和看法。一般來說,人在年少時比較靜,中壯年比較好動,暮年又尚靜。我們以“大地之靜”來界定人類乃至其它生命的主特征,并欣賞這種美,當也是一己之見吧!當然,動和靜還是有差異區別的,作者選擇了靜,試圖從動的瑣碎、喧躁、肉感多欲中脫身出來,以反觀一種思辨的、超然的、形同靈知的美覺。

抽象的觀念性的整體白描

抽象的觀念性的整體白描,是《大地之靜·詩三首》的形式特征?!洞蟮刂o·詩三首》描述的對象都是整體性的大事物,如“之三:球靜”,以地球作為詩題,地球包羅萬象,頭緒萬千,紛繁雜然,共時又歷時,其大無比!就是以“之二:國靜”來看,一國之大,省市諸連,山水其間。即令是“之一:村靜”,也是人畜村舍,田疇阡陌,男女情凡嘈雜!以數行、數十行的詩句經略它們,不可謂不勉為其難!因此使用抽象的筆法,是為必然!抽象是一個哲學的范疇,通過化繁為簡、卻實就虛的認知,把握事物的特點和本質。上升到理念的高度,更是探討世界的本原和規律。這里是作為認識的手段,形諸于文學作品。

既然是抽象的筆法,《大地之靜·詩三首》首先是從整體上看待事物的,強調對象的大抽象特征,強調高視點下的主觀、主體性。因此其不變和靜態的表象成為審美的視覺亮點、致力點,而其成千上萬的變化、細節等則被擱置或忽略。其次,與這種整體性認知相一致的是,觀念性是它的主要特征。從現代主義、后現代主義而來的詩人野牛,更是看重和必然有著這種特征。它表現出“我情” “我私”的主觀主義和主觀情懷。這種“我情” “我私”表現在作者的中國命運和黃皮膚認同上??梢哉f它是在全球視野下中國人表達出的地球人類的中國主體性意識和精神(含有相當的主體性意志)。因之作者描述的村落是中國的自然村,主權國家是自己的母國,眼中的地球也是中國人視野下的凄清的兀自之球。工業化、城市化、信息化,人類正在高度融合,成為一個面孔——西裝、T恤、速食面(各種替代食物、添加劑食物)——高鐵、飛機、航母、高架橋、數碼港?,F代化的一個主要標志就是開放、融合!歷經一兩個世紀,雖然人類的觀念吵吵鬧鬧、言大夸張,但舍本逐末的發展、變化仍然是十分有限的(從整體上看,人類是在高度發展、融合、開放的,尤其是在工業化、城市化、高科技化、信息化等方面。但是就個體來看,過季青春叛逆期后,大多有回歸傳統、母語的傾向。因此發展、融合、開放的直線是在一代代年輕人間進行和傳遞的。在政治、情感、情緒、生活態度、生產方式等方面,是呈向對立面發展展現的。比如:儉樸向奢靡發展,勤勞向好逸惡勞發展,誠信向詐騙發展,忠貞向多節發展,永恒向點時間發展,好生向輕生發展,付出向索取發展,等等。人類又處在一個價值逆向發展的全節點上。伺其全部完成,歷史又會逆向而為),說白了就是國家、民族、人種、歷史仍局限著地球上不同區域的不同的人。因此不同國家、民族、人種、歷史、文化的人仍然“我本位”地客觀差異著、歷史差異著。這也是作者在作品里區別自己的原因。不過調侃地說,野牛,一種地上比爬行快一點的動物,能算哪的呢?可能哪的都算不了。

抽象的觀念性的整體性的詩歌筆法,語言上呈現出“白描”的樣態,這與傳統漢詩的主體特征很近。白描就是漢詩最主要的創造性的語言特點。它在 “漢魏樂府”中十分明顯,如:《十五從軍征》、《上邪》、《董嬌嬈》、《觀滄?!返鹊?。漢詩曾得益于四言、五言、七言、長短句等,但成熟于、流弊于語音形式(平仄、對仗、韻轍等),失卻原初的本然之美、蠻野之美、類同天地造化之美!尤其在工業主義、現代漢語、現代主義、后現代主義思潮、哲學、文學、藝術、高科技媒材的沖擊下,漢詩的自由化表達、現代漢語表達、吸納全球化表達,成為一種新的高度和歷史性難題。

抽象而白描的手法看似不起眼,但要求作者有很高的修養和功底,對事物有高超而深刻的把握,這樣才會言簡意賅,形諸事物的特征和本質并富有意趣。不然就會流于淺俗而無趣了。

一個中國人眼中的當下宇宙意識

天,靈魂停留的地方,上帝居住的地方。中國古人敬天畏神,除了在高天寄托情感、想象外,絕不敢不會去那里攫取或撒野!仰望產生圣潔。西方人瀆天,啟動巨大的噪音(飛機、火箭、航天炸彈等),滿天滿世界亂躥。低空間、近地空間、遠空間、地球空間不再成為高度。在這個高度,神蕩然無存!是神隱然失跡,還是神遁入更星云化、星系化的宇宙之中?!更大的疑問和毀滅誰去思考?!

當《大地之靜·詩三首》的作者踩在東方的土地上通觀地球時,宇宙情結已經產生。孤單的球在星云間飛行,孤單的人看著這種飛行,無論多么極大的城市集群,多么強大的主權國家,多么金碧輝煌的商業成功,面對這種景象和時刻,都黯然失去了興致和胃口!

宇宙性會不會成為未來人類的普遍情結?!持有宇宙技術、理念、能力的國家、民族或集團,對地球人類既有的政治、軍事、外交、市場,會產生怎樣的再決定價值、規則和意義?!

雖然在農耕文明(有限攫取的文明)、工業文明(無限攫取的文明)之中奢談宇宙關懷似乎還有些遙遠,但高端人類的情思已遙遙在先!《大地之靜·詩三首》的“球靜”,就是這種先鋒覺悟和意識。政治家、軍人、商人可能通過技術、設備、資本達于宇宙,詩人、禪家、靈知家卻可以在無礙達通的全息隱冥中如此而為。人,在靈知、感應、覺通的高端,有一種全息的能力,能夠達天貫地,深入星云、星系、黑洞、暗物質等。一個充分入靜的人(坐臥、行走皆可),去形骸去主體無礙后,即在全息之中!能量無聚散,意識無主客,廣天地世界宇宙于實虛有無之狀態!則遠近、硬物、外在失卻,靈無靈而充滿。因之作者對心學、佛、禪不看重,而強調主體的靈知、感應和覺通。這種漫散的全息存在,雖然已是很高的境界。但它只能耗散能量,有限的形神持恒,而無法采納能量達于超能。動物、植物、人,生命的能量采納伴隨著生死、呼吸、進食等,靈與肉聚散消長。星云、黑洞、暗物質的能量采納,似乎更具有“場”的形制和意義,超越了靈與肉和生命的小能耐、小周期。

在地球上只言陸地之靜之美,難免有小鼻子小眼之嫌!十成地球,陸地只占三成,海洋超過七成以上。但人類今天是一種陸生生命,只能約定俗成、耳濡目染地因循舊例慣例。這有可能代表過去,但不一定能代表未來(人活著才有未來,國家、民族、地區不滅絕才有未來)。事實上,當全球距離越來越短,全球化程度越來越深,海洋的重要性越來越明顯,在生活中越來越具有常態化的需求。依據此可以說,沒有海洋就沒有全球化、沒有全球可能性。如果說陸地是一種平面(地平面),那么,海洋也是一種平面(水平面),更大的平面!水平面是陸平面的延伸,至于覆蓋地球!也因此,失去了海洋性、海洋占有、海洋生活方式的國家、民族和地區,將絕對地失去未來!

中國從北至東至南,三面環海(臺灣、海南島、南沙群島,直接深掩在藍色的海洋之中),應該是完全的海洋國家、海洋性國家、海洋性生活方式的國家。但是長期的農耕文明,守土為安,自囿于陸地封閉之中!使一個海洋環境、資源良好的國家和民族,沒有發展成海洋性、海洋占有良好的國家和民族。工業化后,農耕文明更遭受工業強勢的打擊和掠奪,城市集群化(刨土刨出來的城市生命正在日益脫離土地、日益隔離于土地,)、高科技信息化后的人類一體化的命運等,也都向我們發起了文明存亡、發展再挑戰的存在緊務。較好地回答它、優良地對待它,是我們唯一的出路。

浴海再生,奮翮中華!

2019-7-29

野牛智謀工作室

詩人野牛作家黃野,戰略空間學創立人,暹華文化研究院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