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042字,讀完約5分鐘

    英國阿什頓海斯——這個約有1000人的小村子與其他鄉鎮并無二致。

    不過一講到“氣候變化”這個世上最緊要的問題之一,阿什頓海斯就有了舉足輕重的獨特之處。該村數百位村民結成同一陣線來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他們用晾曬取代烘干機、減少搭乘飛機、安裝太陽能板,并且改造窗戶以加強隔熱效果。

    根據住在這里的一位研究環境持續性的教授所做的調查,十年下來,他們的努力已經使當地碳排放減少了24%。

    然而,真正使得阿什頓海斯與眾不同的是他們的做法──這些行動都是村民在沒有政府驅策的情況下自發而為的。全世界有200多個城鎮與國家都來取過經,想學習這些村民是怎么辦到的,其中包括了挪威的訥特島(Notteroy)、美國新澤西州的上馬鞍河(Upper Saddle River) ,還有臺灣的彰化縣。

    當氣候科學更多地被人接受,地球暖化的效應也漸趨明顯,說到對抗氣候變化的下一階段──讓民眾改變生活習慣──阿什頓海斯是很好的研究個案。

    “我們只是覺得每個人都該把自己的地方打理好,”村民羅斯瑪莉?杜賽特(Rosemary Dossett)表示。“與其到外頭去嚷嚷這個主張,我們不如就實踐它了。”

    而阿什頓海斯的秘訣之一,似乎是居民覺得自己在當家作主,而不是跟隨政府的政策。當他們在2006年1月首次為減排舉辦公開會議時,代表該村的國會議員前往與會,卻被告知他不能發表任何談話。

    “我們說:‘今晚的主角不是你,是我們。你可以聽聽我們對變化有什么話要說。’”村民凱特?哈里森(Kate Harrison)說。她也是這個團體的早期成員。

    從那時起,再沒有政治人物得以對該團體發表意見。該村不想讓自己的努力沾上政黨政治,因為居民認為,政治只會讓他們陷入意識形態的分化。

    這個減排計劃是由蓋瑞?查納克(Garry Charnock)發起的,他是水文學家出身,曾當過記者,在阿什頓海斯住了大約30年。10年多一點之前,他在海伊藝術節(Hay Festival)聽了一場關于氣候變化的演講,產生了這個想法。這個一年一度在威爾斯舉辦的藝術節是個文學性聚會。查納克決意讓阿什頓海斯成為——用他的話來講,就是“英國的第一個碳中和村莊”。

    “不過就算我們辦不到,”查納克憶及自己當時的想法,“也可以當作是給生活找點樂子。”

    有時為了減少溫室氣體,我們會去引發罪惡感或是描繪末日情景,讓大家覺得問題仿佛大到令人束手無策。

    7月9日,阿什頓海斯村的居民參加該村的玫瑰皇后游行。

    而在阿什頓海斯,這個位于利物浦東南方25英里(約40公里)處、有個19世紀的英國圣公會教堂和一個全村公營的店鋪兼郵局的小地方,村民決定還是不要搞得這么悲情。

    他們在村中心最大的房子里舉辦公開聚會,現場供應酒與奶酪,“所以大家都能來瞧瞧”,并且見識一下手頭比較寬裕的人過著怎樣的生活;環境顧問公司RSK的執行主任查納克表示。“我們阿什頓海斯的人從來不去譴責別人。”

    查諾克說,有大約650人出席了第一次會議,超過了全村半數居民。有些人原本不那么熱衷,后來也逐漸開始參與了。

    有些人的做法又更進一步。杜賽特和先生伊恩從前想為自己蓋一棟節能的屋子,又聽說了阿什頓海斯的碳中和計劃,便覺得該村可能是完美的選擇。

    他們從鄰近的南沃靈頓(South Warrington)搬來此地,找到兩間老農舍并改建成一棟兩層樓的磚房。這棟房子加裝了大片的三層玻璃窗、屋頂有光電池、有地熱泵給房子供暖與加??熱水源,還有一個收集雨水的地下儲水槽提供廁所與花園用水。

    “我不想任何人以為我們住在泥巴棚子里,”杜賽特女士坐在自家溫暖明亮的客廳里說道。

    杜賽特家還有個蔬菜溫室,除了種植釀酒用的葡萄,他們還自釀啤酒,又養了兩頭牛來給草坪除草;幾年后這些牛也有可能成為盤中餐。他們每年的電費與暖氣費大約是500英鎊(約650美元,或約4400人民幣)。

    研究社區氣候變化行動的專家表示,雖然減排要有更顯著的進展,需要世界各地的大幅減量,不過即便只是出自小城鎮的減排行動,也是在朝著正確方向邁進。

    “對所有的減排行動來說,建立社區意識都和行動所造成的環境效應同樣重要,”牛津大學環境變化中心(Environmental Change Institute)的研究員莎拉?達比(Sarah Darby)表示。

    達比又說,阿什頓海斯有很好的條件來執行這類計劃── 該村規模小,居民富裕且教育程度高,所以他們就算每年只是少搭幾趟飛機也能產生很大影響。

    根據當地教授羅伊?亞歷山大(Roy Alexander)與他的學生建立的碳足跡測量法,該村居民光是在采取行動的第一年就可以減少20%的碳排放。

    有些村民的減排量更為顯著:那些第一年與第十年都參與測量的家庭,能源消耗量減少了大約40%。

    查納克表示,他認為該村在有補助金協助購買太陽能板,并裝設于當地學校與其他建筑之后,能在接下來幾年內把2006年時的碳足跡減少80%。

    他還說,他們接下來要做的是讓郡政府也像阿什頓海斯一樣致力減排。

    “無動于衷的人實在太多了,”查納克說。“我們要著手讓這種冷漠的心態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