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311字,讀完約3分鐘

    德國將在本周稍晚公布貿易數據,料成為全球經濟觀察人士、特別是駐白宮要員的一記警鐘,提醒著各國之間的經常帳盈余和赤字有多么龐大。

    美國總統上周再度抨擊德國和歐洲,他認為歐洲刻意壓低歐元匯率以提振出口及貿易,使他們得利、損及美國企業。

    特朗普向彭博新聞表示,“幾乎就和中國一樣壞,只是壞的程度小一些。”

    事實上,涉及到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以及更廣泛的問題,德國的問題要比中國來得大。

    如果不去控制美國和德國間的貿易落差、還允許其進一步擴大,那么急劇的轉變恐將導致匯市波動率大增,甚至對全球金融穩定構成威脅;目前匯市波動率處于歷史低檔。

    歐元/美元匯率是全球最具流動性和最重要的匯率,交易規模在所有外匯交易中占到近四分之一,每日在1萬億美元左右。正是由于其極具深度和流動性,該匯率才如此穩定。

    但也不能保證一直身處世外桃源。發達經濟體目前基本上還未被大多數新興市場遭受的震蕩所殃及,但全球市場沒有一個角落能夠免于歐元/美元匯率動蕩、壓力或快速波動的沖擊。

    今年上半年,德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比對其它國家的貿易順差都大,規模在244億歐元(285億美元)左右,全球貿易順差達到1,215億歐元。

    2002年以來德國每年都錄得經常帳盈余,2015年經常帳盈余甚至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8.9%。自那年之后這一比例略有縮窄,但去年仍為8%,遠遠高于歐盟執委會多年來所建議的6%上限。

    據德國智庫Ifo,德國今年的經常帳盈余可達2,990億美元,料連續第三年創全球最大規模。這比排名第二的日本經常帳盈余還要高出逾50%,Ifo估算后者在2,000億美元。

    所以,特朗普的注意力又回到德國身上就不足為奇了。他的貿易事務顧問納瓦羅在去年1月就說過,德國正在利用“被大幅低估的”歐元來“剝削”美國。

    從外交角度而言,德國能否通過某種方式操縱歐元匯率還有疑問。的確,在全球三大貿易順差國中,德國對本幣匯率施加的影響最小。

    中國或許已允許人民幣匯率更具彈性和雙向波動,但在中國的資本管制下,人民幣匯率仍受到嚴格控制。人民幣匯率走向基本仍是由北京決定。

    而日本在過去20年中,對全球外匯市場的干預行動次數遠多于其他任何發達國家,基本都是在打壓日圓,至少是阻止日圓升值。

    自2002年以來,這三個出口大國每年都錄得經常帳盈余。2002年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后的第一年,德國經常帳赤字也在同年變為盈余。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數據,這些國家自那時以來的累積順差,按當前匯率計算共計達到8.6萬億美元,差不多完全對應了同期美國8.3萬億美元的逆差。

    長期以來,歷屆美國政府都指責日本、中國和德國操縱本國匯率,并通過其它商業手段使自己在全球市場獲得競爭優勢。

    1980年代的美國總統里根不喜歡日本;中國則被2000年代的小布什總統所厭惡,現在特朗普把憤怒的矛頭對準了中國和德國。

    根據世界銀行/IMF數據,自里根1981年上臺以后,美國的經常帳除一年外年年赤字,唯一的例外是1991年,盈余也微乎其微,僅相當于GDP的0.046%。

    特朗普對他認為是美國在世界貿易舞臺上蒙受損失與挫折的事情大肆開火,但他應該將火力更多地對準國內才是。